酒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古典文化 > 酒文化 >

“春酒”是我国中华民族的一大习俗

  “春酒”是我国中华民族的一大习俗,“春酒”顾名思义是在我国传统节日——春节上喝的酒,关于“春酒”,《诗经》中有“为此春酒,以介眉寿”的诗句,后人便多以“春”字为酒名。晋陶渊明的《和刘柴桑》诗云“谷风转凄薄,春醪解饥劬”,其中的“春醪”指的就是当时生产的一种名酒。

  春节是中国酒文化最活跃的时段,饮“春酒”就是其中一大习俗。唐代司空图的《诗品·典雅》一文中有“玉壶买春,赏雨茆屋”的记述,这里的“春”指的也是酒。

  早自西周开始,我们的祖先在辞旧迎新之际,就会携美酒、羔羊欢聚庆贺祈祷丰收,由此掀开过年饮酒的先河。至汉代,“年”作为法定节日固定下来,春节饮酒已形成风气。

  北周诗人庾信有诗云:“正旦辟恶酒,新年长命杯。柏叶随铭至,椒花逐颂来。”此诗点出了饮春酒除了欢庆佳节外,还有驱除恶秽、保佑长寿的作用。古时过春节,人们都要喝一些用中药浸泡的保健酒。椒柏酒是其中之一,用柏叶、花椒浸泡,是春节的特定习俗;饮酒前,还要致新年祝辞,称之为“椒花颂”.

  除了椒柏酒之外,还要饮用屠苏酒。相传屠苏酒是三国时名医华佗采用屠苏草等多种原料浸泡而成的一种药酒,有祛邪防疫和延年益寿之功,后来流行开来,类似今天的保健酒。有关屠苏酒的记载,最早见于南朝的《荆楚岁时记》:“正月一日,长幼以次贺拜,进屠苏酒。”到宋朝,王安石的《元日》诗“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一亮相,屠苏酒更是名满天下。

  这些诗与酒文化,都包涵着浓厚的辞旧迎新、祈求幸福的意味。从《荆楚岁时记》说:“正月一日,是三元日也(注:指年、月、日‘三元’之始)。长幼悉正衣冠,以次拜贺,进屠苏酒。”可见古人颇有保健意识,正月初一家家户户都要饮屠苏酒。

  古代除夕之夜还有饮“分岁酒”之说。晋代《风土记》记载:“除夜祭先竣事,长幼聚饮祝颂而散,谓之分岁。”宋人陈善《杭州志》也曰:“古有守岁之宴,言为达曙饮也,今至夜分而止,故谓之分岁。”明人沈宣有《蝶恋花·除夕》诗云:“分岁酒阑扶醉起,阖门一夜齐欢喜。岁夜高堂列明烛,美酒一杯声一曲。”可见饮“分岁酒”,乃是古代除夕大餐的重头戏。

  子夜一过,新正降临,处处张灯结彩爆竹齐鸣,“恭贺新禧”的大年初一到了。唐朝卢照邻《元日述杯》诗云“人歌小岁酒,花舞大唐春。草色迷三径,风光动风邻。愿得长如此,年年物候新”,将人歌、花舞、岁酒和欣欣向荣的新春草色写得酣畅淋漓。

  到了元宵节,古人改饮椒花浸泡而成的椒花酒。每逢正月十五,儿孙们须以椒花酒向长辈祝寿。喝完祝寿酒,晚辈们就要离家各自谋生去也。待再次相聚贺寿,要等到来年春节了。

  国香馆有着“美酒天堂”的赞誉,当年多少涉足酒业的酒博物馆,在不经意间已不见踪影,而汉泉酒博馆,却以其轻盈、优美,典雅和舒适的风格潇洒前行,傲然屹立。

  国香馆是集老酒收藏、白酒收藏、陈年酒收藏、洋酒收藏、洋河大曲、贵州茅台酒、白酒品鉴、八大名酒、老酒鉴定 、陈年茅台、陈年名酒、老茅台、老五粮液、老八大名酒、十七大名酒、官府菜、名酒销售、老酒销售、年份酒销售、茅台酒销售、年份茅台、名酒拍卖为一体的专业性机构在国内尚属首家北京会所,致力于中国酒文化的宣传与推广,以“高端,定制,唯一”为核心理念。在现已具备鉴定技术支持和专家团队的基础上,使老酒收藏鉴定流程更加科学和规范,同时实现收藏可以“喝”的中国文化,让老酒回归饮品的伟大构想。

  “十年磨一剑”,国香馆以十几年陈年名酒为基础的礼品酒及礼品酒定制,通过专业化运作、恪守保真理念,走高端奢侈品牌的老酒会馆路线,经过不懈努力,在不远的将来,国香馆必将打造成为国内外顶级的北京私人会所。

  要想了解更多关于五粮液价格、茅台酒价格,请登录茅台酒官网进行详询。